芝加哥

Chicago


芝加哥 平均价格

18万美元美元

芝加哥 每平方米均价

2088美元/平方米

重点高中/大学学区房

芝加哥大学,西北大学,圣母院大学

地方优势

爵士乐,风之城

芝加哥 学区房

芝加哥 重点高中附近租房或买房

  • Jones College Prep 

          在琼斯大学预科附近租房或买房

  • Northside College Preparatory High School 

          在北方大学预科高中附近租房或买房

  • Walter Payton College Preparatory High School 

          在佩顿中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芝加哥 重点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在西北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 University of Chicago 

           在有芝加哥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在圣母院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在伊利诺伊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 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在伊利诺伊理工学院附近租房或买房

  • Chicago State University

           在芝加哥州立大学附近租房或买房

芝加哥 周边社区介绍

芝加哥被誉为“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摇篮,可见其教育水准的地位。芝加哥闻名的院校有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等,其他院校还包括圣母院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芝加哥州立大学(Chicago State University),芝加哥艺术学院(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伊利诺伊艺术学院芝加哥分校(Illinois Institute of Art – Chicago),东西部大学(East–West University),国立路易斯大学(National Louis University),东北伊利诺伊大学(Northea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加州学院芝加哥分校(Columbia College Chicago),罗伯特·莫里斯大学(Robert Morris University),罗斯福大学(Roosevelt University)等。

Albany Park

奥尔巴尼公园(Albany Park)

最为芝加哥最具有民族多样性的地区,奥尔巴尼(Albany)公园是一个镶着马赛克的驻足者,它来源于全世界各个地区,像墨西哥,危地马拉,印度,菲律宾,厄瓜多尔和波斯尼亚,这只列出了少部分。实际上,奥尔巴尼公园是芝加哥外国人口最多的地区之一,它也是全美国邮政编码第三多的地区,公共学校拥有着至少40多种语言。这个地区坐落在卢普Loop区的西北8英里的方向,就在北岸通道(North Shore Channel)往西。它的四周都被草地包围着,一些小型的绿地覆盖在居民区里

Andersonville

安德森维尔(Andersonville)

安德森维尔的原始定居者大部分为瑞典人,而且他们的遗产在如今也一直兴盛在这片土地上。走在福斯特(Foster)大道北克拉克(North Clark)街,在它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上,你就会看到瑞典裔美国人博物馆(Swedish American Center Museum),这是在这个地区北边的精华之一。博物馆凭借它的瑞典音乐会,高雅艺术展和瑞典语学习班在多年来赢得了众多的参观者。参观完博物馆后,你就会深深的感觉到它的文化的独天得厚的生命力。

Archer Heights

阿彻高地(Archer Heights)

小家庭的平房和有着房前草地和私人后院的矮平房组成了阿彻高地的房地产市场。向着康斗(condo)房的转化给这个芝加哥的土地上带来了新乡的气息。特别是芝加哥第一期房的购买者。但是一些老式的砖房和三四层楼的公寓房对于这里多元化的居民来说更受欢迎。他们的居住给这块地方注入了老式城区的气质,使得阿彻高地成为了一个非常值得拥有芝加哥南部地区。

Ashburn

阿什本(Ashburn)

现在的阿什本地区,在1889年是芝加哥的一块附属地,作为湖区的一部分,后来被称作Clarkdale.这个西南的贫瘠的地方在许多年中发展的都很慢。瑞典,荷兰,爱尔兰的殖民者是最早来到这块土地上的。但是在20世纪的前三十年人口增长的还是很慢。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婴儿潮使之有了一个彻底的改变,这个地方见证了上个世纪中晚期的一个人口的大幅度膨胀。               今天,平静的家庭生活,优质的学校,还有种类繁多的休闲娱乐设施营造着乡土气息,环绕着阿什本这块土地.阿什本区域的房子由,错落有致,复古的砖瓦房而组成,其中大部分千元与后院都有车库. 大部分的房子都是只供单一家庭居住, 不足百分之十的住户会将住宅出租. 这个芝加哥的住宅小区的平均房价还不到200.000美元,但同样也有在300,000美元上下的房

Avondale

奥克兰地(Avondale)

埃克兰地曾今是早期芝加哥城郊杰弗森(Jeffferson)镇的一部分。1889年正式纳入为芝加哥的一部分。20世纪早期,工业的发展使得欧洲的移民来到这个地方. 德国人,斯堪的纳维亚人和波兰人都聚集在这个新兴的工业土地寻找发展的机会, 和美国丰富的机缘. 但随后由于拉丁人口的增加,奥克兰地的欧洲人的遗迹已经不那么明显了,但是他紧凑的家庭生活的氛围一直根深蒂固与蓝领门的观念里.奥克兰地居民区的大街上有着单一家庭楼房, 小平房,两层小楼房公寓,多单元庭院式楼房,除此之外还有新建的联排别墅(townhomes)和康斗房.

Back of the yards

后场邻里委员会(Back of the yards)

作为美国工业革命的一个领先组织,在芝加哥的这一块土地上有的一直都是变化,进步和多元化.          

后场邻里委员会不同的居民在这块土地上建造了公园, 学校,风格迥异的建筑同样还有这物美价廉的房子.

Beverly

比佛利(Beverly)

比佛利是芝加哥西南方向的一个区域, 是为中产阶级家庭建造的一个堡垒. 越来越多乡村气息的注入(特别是由于那些有着空地和环形私家车道的住宅街你),比佛利是城市生活中一个安静舒适的绿洲。大厦与两层楼的单一家庭住宅和层次的小屋混合在一起,比佛利成为了一个吸引不同层次不同规模家庭的选择

Bridgeport

布里奇波特 (Bridgeport)

布里奇波特的主要声望是美国的行动通讯球场(U.S. Cellular Field)(芝加哥白袜Chicago White Sox的家乡和之前的具有传奇色彩的科米斯基体育场Comiskey Park)。布里奇波特附近在除了其主要联赛的恶名,还是当地政客的心脏,有五个城市的市长都住在这里。包括现任市长理查德(Richard M. Daley.)

Brighton Park

布莱顿公园(Brighton Park)

就坐落在离热闹繁忙的芝加哥中途国际机场(Midway International Airport)附近(芝加哥南部航空枢纽)布莱顿帕克看做是一个与拉丁美洲文化生活交流的枢纽。西班牙人在这块土地上影响着其商业,饭店和一些重大的社会活动。以其强大的遗产创造了一个有着大规模的房产业,通向卢普中心的蒸蒸日上的景象,

Bronzeville

布朗兹维尔(Bronzeville)

布朗兹维尔作为芝加哥非洲裔美国人的中心有着一段非常悠久的历史。它建立于20世纪早期,在布朗兹维尔区居住着对这个城市有着重大影响的非洲裔美国人。从专业的运动员到音乐家再到政治家。这个芝加哥的南部地区为居住着有影响力的名人,像曾经帮助过尼日利亚国家队的棒球运动员安德鲁.卢布.福斯特(Andrew Rube Foster),领导了美国民权运动的记者Ida B Wells.事实上,你现在依然可以去参观它的住所。获得过普利策新闻奖(Pulitzer Prize)的温朵琳.布鲁克斯(Gwendolyn Brooks)同样从这块土地上来的,还有用小号演奏爵士乐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Louis Armstrong)曾经在这里的许多夜店里演奏过。

<

Bucktown

巴克镇(Bucktown)

大众所知的由波兰建筑者建造起来的KoziePrery (Goat Prairie),它的短而易记的名字为巴克镇,很快这个别名就被大众记住了。这个对于19世纪大部分的牧羊的居民来说是非常容易记住的。公山羊的术语叫做“buck”,这个新的“小镇”的称号很适合当地人正在变化发展的生活方式。但是距离巴克镇是养殖畜牧业的家园几经过了很长的时间。19世纪人们生活留下的一些痕迹始终能在这里的房屋建筑中找到。这个小镇一直保留着老式的教堂,大片绿地的公园,还有两边排列着树的街道。

Buena Park

布埃纳公园(Buena Park)

经常被其周围的住宅区所遮盖,埃纳帕克却一直保留着自己的生气。归功于1984年它上了国家史记名录的光荣榜(这个地区已经有100年的历史),重整翻修已经开始了,要将它战争前的光彩魅力找回来。

Calumet Heights

卡柳梅特(Calumet Heights)

卡柳梅特是一个为那些不喜欢拥挤的地方的人提供的郊区地带,但是同样拥有着城市编码。沿着建设的非常有序的人行道和两边整齐的排列着树木的街道行走(骑自行车和遛狗是最好的选择),你会注意到这个地方完全是住宅区,几乎没有商业区的任何踪迹。小平房的建筑,绿地和便捷的通往芝加哥市中心的公路,为这个南部的安静休闲的地方添上了他独有的特质。

Canaryville and Fuller Park

坎纳瑞维尔和富勒公园(Canaryville and Fuller Park)

坎纳瑞维尔是芝加哥的一块比较小的地区,紧接沃斯堡(Stockyards)的南部。它一直是芝加哥的一部分,自1889年以来,当它被从乡湖(Township of Lake)吞并。虽然,理论比比皆是,但它名字的起源始终还是一个谜。

富勒公园是芝加哥的一块很小的领土,人口不足4000,从梅特拉(Metra)到康瑞尔(Conrail),霍尔斯特德(Halstd)往西,康雷尔(Canal)往东,它只占了四个街区的位置。以前一旦交通量较大,这个地方就会严重的受到建设中的丹·瑞安高速公路(Dan Ryan Expressway)的影响。经过多年的恢复,富勒公园正在发展,空地被整修成用于商业与家庭的有用的土地,这里的居民有着强烈的集体责任感。

Chinatown

中国城(Chinatown)

芝加哥的中国城是一块拥有者传统与历史的土地。是美国的第三大中国城(旧金山和纽约的为前两大)。但是这些正宗的中国餐厅,商店和建筑将这块土地变为了美国中西部第一大的亚美文化中心。

Dearborn Park

迪尔伯恩公园(Dearborn Park)

比鲁普(Loop)安静,但是仍然能够分享芝加哥市中心的活动。迪尔伯恩公园是那些喜欢大城市的设施但是同样渴望它能有小镇的魅力的认识的理想家园。对于住房方面的考虑,他们希望传统与现代的结合。迪尔伯恩公园是芝加哥新居民区之一,历史悠久的赤褐色砂石和其经典复古的气质装饰着当地人们自己的学校,其中包括新的多单元建筑和楼房络合物,有些带着复古的设计和老式建筑的风格。大多数情况下,坐落在绿树成荫的街道现代家居设计和当代公寓/阁楼,提供给我们的是高档但是价格合理的房子,有着绿地的陪伴,避免了“混泥土森里”的城市环境。

DePaul

德保罗(DePaul)

让人联想到美国你最大的天主教大学,德保罗不仅让附近的林肯公园充满了生气,而且他已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小芝加哥。坐落在林肯公园的附近,大学校园的东边。德保罗的小型住宅区就占Diversey和Fullerton之间的10见方的土地,有着自己古典高雅的魅力。

Douglas

道格拉斯(Douglas)

南侧的道格拉斯湖滨大道一直从湖滨道(Lake Shore Drive)26号街一直向南延伸到潘兴路(Pershing Road)。作为芝加哥最早的聚居地之一,道格拉斯这块早期就建立起来的区域给人们提供的不仅仅是简单的一点历史知识,如果你生活在现代的这块土地却不知道他的早期建立者,既是律师又是政治家的斯蒂芬·道格拉斯(Stephan A. Douglas),那是多么可惜的一件事啊。最早发展的是从19世纪中期开始,当时道格拉斯先生购买了密歇根湖(Lake Michigan)边的一大块土地,芝加哥以南的的新兴繁华大都市大概出现了3英里。在35街(道格拉斯的南部边境)他建立自己的家园,这个博爱的年轻人将自己财产的相当的一部分捐赠给了教堂和学校的一些机构。没过多久,许许多多的专业人士都被吸引到这片土地上,道格拉斯成为了一个有着优美的海滨风景而且有着可观利润的土地。

East Garfield Park

东加菲尔德公园(East Garfield Park)

东加菲尔德公园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使自己成为一个具有特色的地方。自从1869年它并入芝加哥,东加菲尔德公园就开始从新发展自己。在近几年的时间里,这里出现了开发商带来的经济复苏和第一期房屋买者所青睐的价格合理的房屋股票。

East Rogers Park

东罗杰斯公园(East Rogers Park)

作为芝加哥最远的北侧,你也许会期待东罗杰斯公园更像一个远郊,但是这个充满活力的地方却并非如此。让这片土地具有生命力的一个东西是洛约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这个杰出的芝加哥大学有69个本科课程,36个博士课程,每年有15000学生入学。

Ukrainian Village

乌克兰村(Ukrainian Village)

乌克兰村在1872年芝加哥的大火后,工人阶级开始壮大,当时的移民定居者(大部分为德国人)极力的发展被大火毁坏了的城市。不像柳条公园(Wicker Park)北部的高档,乌克兰村更像工人阶级的领域。德国移民来到后不久,很快的有着俄罗斯和乌克兰血统的移民很快的带来了又一次的人潮。乌克兰人口迅速增加,最终这块土地以它新的东欧移民的名字而命名。即使很多乌克兰的建筑依然存在,当你走在街上的时候仍然能听见乌克兰语,但你同样能听见波兰语与西班牙语。乌克兰村是一个有着许多欧式教堂的家园,最富盛名的是由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Russian Czar, Nicholas II)资助,始建于1903年的圣三一大教堂(Holy Trinity Cathedral)

Edgewater

厄齐沃特(Edgewater)

谁不想住在大款弗兰克·辛纳屈和玛丽莲·梦露曾经常去的地方?这些大牌明星都曾经在厄齐沃特沙滩酒店(Edgewater Beach Hotel)也就是今天的谢里登 - 福斯特(Sheridan-Foster)地区寻乐过。除此之外,厄尔沃特还着它了不起的历史。它有着居全国第五多人数的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还有变性夫妇。但是大部分当地居民生活都不会因为这个而受到阻碍,你同样能看见许多家庭和单身人士生活在芝加哥的这片土地上。

Forest Glen

森林幽谷(Forest Glen)

坐落在芝加哥的西北侧,森林幽谷最初在18世纪栖息着波塔瓦托米印第安人。部落棚屋不远处的芝加哥河(Chicago River)的北部支流的周围的森林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一切生活所需的土地。多年来,城市的建造者在南边和西边和北边建起了福斯特和拉勒米途径包围的区域,森林幽谷和LaBagh的树林保护着北边和东边。今天,森林幽谷是作为当地发展的一个小入口,却为向北的数英里延展出了一块森林。作为城市里有着郊区风情的地方,森林幽谷有着宁静的魅力,吸引了许多芝加哥人来到这片绿荫成块的土地。

Fuller Park

富勒公园(Fuller Park)

富勒公园是一块狭长的芝加哥南部的土地。跨越南北部的15块区域,东西部只有三块区域。丹·瑞恩高速公路(Dan Ryan Expressway)(90号洲际公路/94),它是富勒公园东部的边界,广阔的绿地对它起到了缓冲的作用,一直延伸至南井西47街的南温特沃斯(South Wentworth)大道与高速公路平行。

Fulton River District

富尔顿河区(Fulton River District)

在巴黎有着左岸(Left Bank),但是芝加哥有着西岸(West Bank)(芝加哥河的西岸)。这个干净,安全友好的芝加哥的土地叫做富尔顿河区,就坐落在市中心的旁边,卢普区的西北侧。它东侧连接着芝加哥河,西部为着肯尼迪(Kennedy)高速公路(I-90/94),北部为格兰德(Grand)大道,南边为湖街(Lake Street)。这个地方是被称为西镇(West Town)或者西城(Near West Side)的一跨区域,这是一块有着坚实工业基础的过去融合着新兴居民住宅的现在,使得这片土地变为了一块有着可观的发展前景的土地,已吸引了许多首次购房者,空巢老人,单身,甚至一些家庭。

Gage Park

盖奇公园(Gage Park)

当盖气公园刚建起来的时候,当时有很多的爱尔兰的天主教徒和东欧人在那里。在20世纪中期,这里的人口组成转向了拉美人和拉美裔的美国人。在最近几年,来自城市里的大量的家庭涌入了盖奇公园,使得它有了悠久的文化底蕴和历史悠久的建筑(在盖奇公园里有着美丽的芝加哥平房)

Garfield Park

加菲尔德公园(Garfield Park)

加菲尔德公园坐落在芝加哥的西部,是一个混合绿化城市。自从20世纪50年代的综合医院的建成,两条高速公路和伊利诺伊州的大学占据了这块地方,但是这里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绿色植物。加菲尔德的同名公园,所有的180多亩地都是由由世界著名的景观设计师延斯·延森(Jens Jensen)所设计的。公园和淡水湖都坐落在特朗布尔(Trumbull)和华盛顿(Washington)之间的艾森豪威尔高速公路(Eisenhower Expressway)的北部。

Gold Coast

黄金海岸(Gold Coast)

就坐落在卢普区的外围,芝加哥的黄金海岸是一个全国重要的地方。从一开始,黄金海岸只住着世界具有影响力的大富豪,像波特帕尔默(Potter Palmer),大主教帕特里克·菲恩(Archbishop Patrick Feehan)还有休·海夫纳(Hugh Hefner)(是的,就是那个休·海夫纳),他们都在这块富裕的土地上生活过。

Hermosa

艾尔摩(Hermosa)

你会看到的不仅仅是是漂亮的房子和还有名字在西班牙语里面非常有诗意的,意思为“美丽”的风景名胜住宅区。这些非常有吸引力的景观对那些潜在房屋买者是非常重要一点,但是艾尔摩提供了全套的服务,包括了学校,小型儿童游乐场,社区组织,本地服务和商店-更别提那些有着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并且在在美丽的边境的用餐场所(在艾尔摩有许多墨西哥餐厅)

Hollywood Park

好莱坞公园(Hollywood Park)

洛杉矶有着好莱坞,但是芝加哥有着好莱坞公园。北边连接彼得森大道(Peterson Avenue),南边连接布林莫尔大道(Bryn Mawr Avenue),西边连接中央公园(Centre Park),东边连接芝加哥湖(Chicago River),私房主们不需要好莱坞山的资源,因为他们有风景如画的河道,有着美丽的土地资源(一共46英亩)。好莱坞公园为那些不想远离城市生活但是同样希望享受郊区情调的短暂休假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理想的圣地。

Humboldt Park

洪堡公园(Humboldt Park)

这块芝加哥西边的土地被一块200多英亩的公共公园所占据(大众的名字叫做洪堡公园),这里从来不缺少户外的绿地,体育活动场所,当地的节日活动和家庭活动。追溯到1869年,这块地方的娱乐场所总是洪堡公园的重中之笔。事实上,随着公园的发展,房地产突然成为了当地的一笔财富,许多人从芝加哥拥挤的市中心搬到了这片宽阔的市镇。一条小河流经景区注入洪堡公园池塘(Humboldt Park Pond),百年的古树覆盖着小道和田径场之间的绿荫草地。但洪堡公园宁静的环境却被一系列的娱乐设施所打破。包括音乐庭院,船库,棒球场,网球场游泳池,健身中心还有跑道,你感觉累吗?当然,打一下盹,然后在黄昏的时候前往公园看一场大屏幕的电影,在星空下,享受公园系列音乐会的现场乐队的演奏。

Hyde Park

海德公园(Hyde Park)

坐落在在芝加哥卢普区南部大约6英里,海德公园由文化和有着入城郊绿地般的便利的城市生活组成。城市与小镇的相融合为想要寻找有历史价值的,多元化的却有着现代便利设施和居民人口的新的增长的芝加哥人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背景。

Irving Park

欧文公园(Irving Park East)

欧文公园最初是为了纪念斯利皮霍洛(Sleepy Hollow的作家华盛顿·欧文(Washington Irving)而命,这个北部的芝加哥地区从19世纪后期开始成形,芝加哥人一直在寻找一些低调的,但是离城区工作地点近的地方,他们很开发现了这个城郊的林肯公园,很快这个地方就洋溢着文化的气息。

Irving Park East

欧文公园东(Irving Park East)

奥尔巴尼公园(Albany Park)和欧文公园东(Irving Park East),这两块芝加哥的土地不能被简单的归类。大约100年前自从雷文斯伍德(Ravenswood)开始将商业带入这里,在劳伦斯(Lawrence)和金博尔(Kimball)周围,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就将奥尔巴尼公园和欧文公园东视为他们的新的家园。最终,在这里生活的居民大概可以说上25种以上的语言。这种多样性在芝加哥的其他地方很少见,这带来了一系列的文化的交流与碰撞。

Jefferson Park

杰弗森公园

杰弗森公园(请注意这是一个公园而非社区)是一个全民参与体育运动和休闲娱乐的场所。在绿荫簇拥中,您可以或漫步,或野炊,或做其他任何您喜爱的事情。地处城市中心地段的杰弗森公园已成为其附近居民的避暑胜地。这儿还拥有棒球场、篮球场、网球场以及排球场等体育场所。公园内还有一个拥有很多年历史的体育馆,体院馆内有健身房、礼堂、舞台、会议厅和其他场所为您服务。当孩子们放假时,杰弗森公园还会举行各类日间露营活动,包括专为青少年而举行的娱乐露营活动。

Kelvyn Park

凯尔文公园(Kelvyn Park)

凯尔文公园(是一个公园,不是一块区域)是一个提供一切体育运动和娱乐休闲的主要的地方。有许多的绿地用于休闲散步,野餐,飞碟游戏,不管你想做什么,这家位于市中心的公共空间已成为凯尔文公园旁边的居民的一个享乐的地方。喜欢运动的游客们可以享受棒球场,篮球场,网球场和排球场。在公园的里面是一个老式的球馆,在那里你可以找到健身中心,观众席和舞台,会议室还有更多的东西。当孩子们放了学。凯文尔公园会举办各种露营。

Kenwood

建伍(Kenwood)

坐落在芝加哥卢普区以南的数英里,建伍在一个有着多元文化发展与艺术影响力的区域内提供着高性价比,高品味的生活。

Kilbourn Park

基尔伯恩公园(Kilbourn Park)

你几乎找不到会有一个基尔伯恩的当地居民会将这个西北部绿荫环绕的土地卖出去,而买下繁忙市中心的一个地方。作为欧文公园之前的一部分,基尔伯恩公园一直充满着19世纪的魅力还有美丽的广场绿地。就离繁忙喧闹的卢普区9英里的地方,基尔伯恩公园离那些大都市的娱乐休闲很近。但是不要让它欺骗了你,基尔伯恩公园有着它自己自己蒸蒸日上的餐饮业和商业区也有着家庭式的温馨感。

Lakeview

湖景区(Lakeview)

作为市里最抢手的地区之一,芝加哥的湖区由于它的餐饮,购物,夜生活的丰富,成为了中西部最受欢迎的地区之一。这是一块年轻人的土地,大多数人都是30岁以下,因为房价比卢普区附近的房价稍便宜。但是它距离卢普区很近,只有4英里,这使得湖景区成为了一个地产业发展的主要的地方。

Lakeview East

东莱克维尔

因其出色的餐饮、购物和夜生活,莱克维尔社区已经成为芝加哥中西部地区最令人向往的地段。作为一个年轻的社区,这儿的房价相对其他卢普区附件的社区便宜一些,因此这儿的居民也大多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但这儿距卢普区仅仅只有四英里,可以说是房地产市场的黄金地段。

Lakewood-Balmoral

莱克伍德巴尔莫勒尔(Lakewood-Balmoral)

布林莫尔大道(Bryn Mawr Avenue)(从喜来登 Sheridan 到百老汇Broadway)在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是由国家史迹名录(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指定的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地区。在这个浓缩的精华于一体的市中心,你能发现许多令人瞠目的住宅建筑,这些建筑镶嵌于饭店,面包房,和小型超市之中。布林莫尔大道是如此的迷人,你可以轻轻松松的花费一整天的时间享乐与于这块不同于现代生活气息的乐园。布林莫尔具有旅程碑的意义,但它不是芝加哥唯一一块具有大自然纯粹自然美而吸引人的地方。

Lawndale

朗代尔(Lawndale)

朗代尔有着它有趣的过去,繁荣与萧条,跌宕起伏,好时候与坏时候。沿着西南栈道(Southwest Plank Road),在的奥格登大道(Ogden Avenue)发展,这里是早期农民的运输通道。在

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之后,人人纷纷涌到这里来,使得朗代尔变成了一个喧哗热闹的地方,在20世纪早期,这里曾是犹太人的家园,到了20世纪50年代,许多非洲裔的美国家庭开始搬到这里来。朗代尔的一段有意义的历史是这里被指定为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在20世纪60年代独立战争中争取民事权利的北方基地。在那时候,朗代尔是雇佣关系中种族问题紧张的中心地带。其他的经济机会对于那时候的非洲裔人来说是几乎是不存在的。最终朗代尔发生了暴乱,马丁.路.德金被暗杀之后的暴动几乎没有起到任何补救的效果,因为许多商人不是被暴乱给破坏了就是被它们的所有者出售了股票,将这块地区留在了复仇的恐惧中。

Lincoln Park

林肯公园(Lincoln Park)

北大道(North Avenue),泰华大路(Diversey Parkway),亚什兰大道(Ashland Avenue)和密歇根湖(Lake Michigan)芝加哥的林肯公园是城市中最富盛名的地方。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微型城市。它拥有每一种你可以想到的商店,餐厅,娱乐设施。最近几年它的南侧有着可观的巨大的发展,在沿着北大街,霍尔斯特德(Halsted)和亚什兰(Ashland)之间,它建起了巨型的高级购物中心。

Lincoln Square

林肯广场(Lincoln Square)

芝加哥的林肯广场在不久的将来时不会有人口过剩或过多的中产阶级化的情况发生,这正是当地的居民们所希望的。事实上,城市规划局和当地的民众已经努力了几十年,以确保这块美丽的芝加哥住宅区一直保持着家庭般的团结友好和城郊般的平静。百分之20的林肯广场已经被指定为历史文化保护区,这毫无疑问是芝加哥最大的历史文化保护区。

Little Village

小村(Little Village)

小村(南朗代尔的一部分),最初是19世纪晚期,爱尔兰和东欧的移民者定居在这里。芝加哥大火之使得人口从市中心搬离到了边远的郊区。20世纪早期的工业发展而带来的工作机会同样吸引了许多人来到小村这个地方,为自己独立的市镇增加了力量和经营的能力。到了20世纪中期,小村经历了波兰的移民潮,那些饱受欧洲战争蹂躏的波兰人来到了这里。到了50年代,来自墨西哥的人潮也来到了这里。这里的许多新的居民都是从邻近的比尔森搬来的。他们由于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芝加哥校区的建设被转移到了另外的地方,这里后来成为了住宅的地方,使得大量的居住着搬到了离市中心较远的西部。

Logan Square

洛根广场(Logan Square)

洛根广场是一块美丽的,有着豪宅林荫大道和树映衬广场。坐落在芝加哥卢普区西北五英里的地方。它由早期的移民者联盟陆军(Union Army)上将约翰·A·洛根(John A. Logan)所命名的。洛根广场这些年来都是一个来自不同地方移民者的目的地,当下是一个不同人口的家园(有着拉丁文化的巨大影响)有着自己的芝加哥文化。

Loop

卢普区 (Loop)

许多人认为卢普区的名字是来自芝加哥高价列车的换装路线。事实并非如此,这个名字实际上是起源于芝加哥老式的公共交通系统,,这只是一个沿着绕城区商业街的环形轨道而行驶的有轨电车。想象一下卢普区第一批居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许多人骑着马,驾着马车,骑着自行车或手推车。现在你还能看见有许多马和马车的城区(这对于游客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但是有着手推车的时光已经被摩托车所代替了,许许多多的摩托车。卢普区的交通非常的繁忙,但是不会到堵的程度。当然,这些繁忙的大城市的交通,现在对于那些骑自行车的人来说有很大的优势,因为它们可以在汽车被堵塞的交叉口直接过去。

Margate Park

马盖特公园(Margate Park)

芝加哥大多数的地方都是由居民区和休闲娱乐的地方组成的,该地区标志性的户外休闲寓所,马盖特公园,它有着为全家人的活动和活动的场所还有遛狗的公园。建立于1947年,马盖特公园为了迎合活跃的芝加哥人,它开设了能让人全年享受的健身娱乐活动。Puptown是另一个对外开放的绿地,在这里你可以和你毛茸茸的小家伙一起和狗狗资深爱好者打成一片。这块16230平方英尺的地方是一个完全封闭式的,这样,你可以放下手头所有的东西在这里漫步而不用担心他们丢失。

Mayfair

梅菲尔(Mayfair)

这个有味道的小地方是芝加哥最具多样化的北侧的宝地之一。韩国人,危地马拉人和墨西哥人的影响从梅菲尔传到了它附近的安巴尼公园(Albany Park).文化的多样性最明显的事表现在食物上。就在一条普通的街上,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菜肴。从Nok Yon House的韩式美食(一定要试试韩式泡菜)到Ay Ay Picante的秘鲁美食(去尝尝那里的酸橘汁腌鱼和海鲜砂锅)。如果你不想冒风险,你可以去Marie’s Pizza, Dining Room 和Lounge, 在这些地方,你可以尝尝薄脆皮的披萨,然后去到20世纪60年代风格的休息室娱乐一下。疯狂的披萨爱好者要去尝尝Rasmus Pizza. 馅饼在这个地方时最好的---或者我们应该说,在这片食物的海洋中,我们可以有着金枪鱼,大虾或者鱿鱼不同的选择。

McKinley Park

麦金利公园(McKinley Park)17951

能猜猜它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有着历史价值的名字的?如果你能猜到美国的第35任总统,威廉.麦金利,那你完全正确!把你的那些琐事现存放起来然后远离他,加入我们的队伍来到麦金利公园,一块由工人阶级组成的一个芝加哥的土地(感谢在19世纪中期爱尔兰工人的大量涌入),使得这里一直容纳着一些辛勤劳动的芝加哥人,他们享受这个宽广绵延的公园,热闹的商业区还有能负担得起的房产。

Medical Village

医疗村(Medical village)

芝加哥的医疗区是城市中3.3亿美元的医疗保健行业的枢纽。这片土地坐落在维斯顿(Western)和阿什兰(Ashland)大道之间的艾森豪威尔高速公路(Eisenhower Expressway)以南。它是一个医疗保健的地方而不是一块居民区。当然,在它的西南边界上这里同样有一块舒适的居民街道,这里有重修的阁楼,错层的房子和两层的家庭住宅房。

Morgan Park

摩根公园(Morgan Park)

不像许多芝加哥由郊区转化成的城市,摩根公园在20世纪(大约在1914年)的时候是芝加哥的一块附属地,这是在经过了一段长时间的是否应该并入芝加哥的法庭战争之后决定的。但是,在今天,摩根公园式芝加哥的一个骄傲,它保留了一块宁静的小路镶嵌,回旋曲折的土地。远在很久以前,摩根公园没有如此的美丽,一点也不像现在的样子,19世纪40年代,一个来自英国的殖民者,托马斯.摩根,买下了一块土地来建造房子。摩根的财产现在显然已经不属于私人所有,但是这个名字留下来了,这里出现的一个村庄最终被誉为摩根公园。

Near North Side

近北区(Near North Side)

任何一个有幸参观芝加哥近北区的人都会发现这块地方曾经覆盖着池塘和绿地。这块土地慢慢开始形成的时间是当波特帕尔默(Potter Palmer)在湖滨大道(Lake Shore Drive)买了一栋豪宅之后(现在已经不是城市上班族用的道路了)。没过多久,这里就变成了芝加哥名人名牌的家园,包括了麦考克斯(McCormicks)和箭牌口香糖(Wrigleys),给近北区种下了豪华优雅的种子。

Near South Side

近南区(Near South Side)

芝加哥的这块地方是古老的慈爱医院(Mercy Hospital)的家乡,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的医生和其他的医疗专业者在这里定居。在另一边,你会发现有许多艺术家他们喜欢在近南区选择一个负担的起的工作室或者宽敞的阁楼,窝在那里进行他们的艺术创作。慈爱医院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是在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之后一些未倒塌的楼群的其中之一。这个建筑非常坚固很难由于一些灾害而坍塌。人们一直由于这一点而对它非常关注。它保留了近南区社区文化的主要的部分。

Noble Square

贵族广场(Noble square)

芝加哥的贵族广场坐落在西镇社区(West Town Community)。像北边的柳条公园(Wicker Park)和西边的乌克兰村(Ukrainian Village)一样,贵族广场是由几十年来不断混合交融的欧洲人建造的。1871年的芝加哥大火之后,德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的移民者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很快之后,俄罗斯人,乌克兰人,犹太人和波兰人都移居到了这里建立起了自己的家园。今天在这里庆祝着许多文化背景与社会阶层的交融。它突出了它的单元独户家庭和两个及三个单位的房屋库存控制的世纪建筑。

North Center

北中心(North Center)

北中心是林肯大道(Lincoln Avenue),欧文公园路(Irving Park Road)还有达门大道(Damen Avenue)交叉点上的地理中心。这里的家庭观念很强,有着好学校和稳定的经济。虽然这里涌入了大量的新事物,像新型商业,但是这里同样有着羊肠小道,路边的小餐厅还有怀旧的小店。北中心确切的边界有着许多的争议,然而,许多这里的居民倾向于他们的街道属于其他几个社区,包围着他们的小社区。

North Park

北园(North Park)

19世纪中叶,德国和瑞典的农民最初定居在这里。北园是一个小的,安静的社区,坐落在城市的远郊西北地区。这块芝加哥的土地是两所大学的家园,东北大学(Northeastern)和北帕克(North Park)(都是由该地区而得名的)。这里也是WTTW公用电视和广播的工作室。北园是一个非常好的居住的地方,它与北滨海峡(North Shore Channel)和芝加哥河的北支相连。单一家庭式的房子和洋房是这里房地产目录上的主要类型,但是由于这里大学生的人口,低层公寓也有许多。这里有各种各样背景的人们,包括了东正犹太人,中东地区人还有拉丁美洲血统的人。

North Ravenswood

北雷文斯伍德(North Ravenswood)

这群芝加哥的小街区坐落在城市的西北侧,西罗杰斯公园以南。这里几乎全都是住宅,有修建的非常好的安静的家园,绿树成荫的街道,街道坐落在砖瓦房子的中间,一般由房子的主人拥有。北帕克大学(North Park University)和东北伊利诺伊大学(Northea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近在咫尺。几个大的城市公园穿插在整个地区。,最大的是彼得森公园(Peterson Park),它位于北纬58.1度。普拉斯基(Pulaski)它占领了这个地区的整个西部的边远。好莱坞公园(Hollywood Park),西经33.12度。Thorndale地区就在它几个街区之遥

Norwood Park

诺伍德公园(Norwood Park)

在它成为一个住宅热点之前,诺伍德公园是一个度假胜地,一些世故的城市人会去那里躲避喧闹的城市。现在,这块坐落在芝加哥最北端,向着社区发展的地方,是一些家庭和人们喜欢住在远离喧闹城市而选择的主要的目的地。楔形诺伍德公园中间,是一个较小的社区,被称为旧诺伍德公园(Old Norwood Park)。然而,这两个公园是被看做为两个不同的区域,但是他们有同样的奢侈品——郁郁葱葱的树木和家庭友好的文化氛围。

Oakland

奥克兰

奥克兰曾今有的仅仅就是一个小商店,一个教堂,一个市政厅和一个狭长的木质结构的住宅。就在那个时候,这个地方被称作是"Cleaverville"为了纪念这个厂的第一任所有者,查尔斯(Charles Cleaver)。就是短短的几年时间,伊利诺伊中央铁路(Illinois Central Railroad)的建立(在1871年)使得这里变成了一个更加理想的生活的地方,这里有了一个全新的名字而且一直沿用于今天。

Old Town

旧城区(Old Town)

锲入在林肯公园和黄金海岸之中的旧城区,旧城区为这两块地方和它自己填上了无限的魅力。正合适这个名字,这个社区见证着芝加哥的大部分的历史,许多房屋和建筑物都可以追溯到维多利亚时代。

Peterson Park

彼得僧公园(Peterson Park)

我们都知道芝加哥的美国棒球大联盟(MLB baseball)不是在瑞格利球场(Wrigley Field)就是在美国行动通讯球场(U.S. Cellular Field)比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有抱负的球员在哪里练习的球技呢?就在这里,彼得森公园的Thillens体育馆,少年棒球联合会和垒球联合会从20世纪30年代就在这里训练。在美国几十年的生活,早期的彼得公园的人已经为他们的少年棒球联合会充当了将近70年的拉拉队。家庭成员们聚集在体育场(配备着灯光的的比赛场),那些喜欢在大草地上玩垒球的人建立起了这块专门为他们业余时间娱乐的公园,使得这个最伟大的传统得以延续下来。

Pill Hill

丸山(Pill Hill)

丸山南边的社区曾今是芝加哥的医生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居住的地方。南芝加哥医院(South Chicago Hospital)就归功于他。当MD的涓涓细流流向卡鲁梅高地(Calumet Heights),这个地方很快就被标注上了一个诙谐的名字——丸山。多年来,

Pilsen

皮尔森(Pilsen)

19世纪中叶,德国和爱尔兰的铁路工人是芝加哥这块西南土地的第一批定居者。但是皮尔森的得名却是因为它下一代的东欧移民,一个来自捷克的餐厅老板来到了这里,他把他的小餐厅誉为‘城市皮尔森’,当然写法有些不同。人们喜欢这个读音,最终把这整块地方都称作皮尔森。

Portage Park

波蒂奇公园(Portage Park)

像芝加哥西北部的大多数领域,波蒂奇的传说要追溯到美国原著民。在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条当时人们通向现代的一条踪迹,波蒂奇公园等的部落将他们的独木舟搬运过土地,到达一个水道在划向另一个水道——从德斯普兰斯河(Des Plaines River)到芝加哥河(Chicago River)的一条运输路线。这条之字形的土地是这个未来社区的一个基础工作,北边连接着蒙特罗斯大道(Montrose Avenue),南边连接着罗斯科街道(Roscoe Street),西边连接着纳拉甘西特(Narragansett Avenue),东边连着着西塞罗大道(Cicero Avenue)。19世纪早期这座潮湿的陆桥发展特别快,很快就成为一个风景秀美的公园,美丽的家园和繁荣的商业区(坐落在欧文公园路西塞罗大道和密尔沃基大道相交的六角室购物中心)

Printer’s Row

印刷厂行

一些人喜欢靠好书来逃避日常生活的折磨。芝加哥的硬刷厂行提供了大量的文学书籍来满足人们的精神世界还有许多豪华的住房。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这个魅力十足的小镇曾经是一片繁忙的商业,印刷制造业和文学组织的中心。然而,许多工业印刷的楼房已经转化修复成磕康斗房和阁楼。印刷厂行通过几个历史悠久的书店和每年的书展一直屹立不倒

Pulaski Park

普拉斯基公园(Pulaski Park)

很可能是芝加哥最小的一片土地,普拉斯基公园坐落在芝加哥的西北角。于其同名的普拉斯基公园(1419 W.黑鹰街)是芝加哥公园区的电影区的一部分,在那里你可以在盛夏的午夜躺在星星下享受免费电影

Pullman

伯尔曼(Pullman)

不像芝加哥其它一些具有历史性的区域,这个地方是人工设计而建的。伯尔曼的街道是铁路商业巨头,乔治.普尔曼的杰作。他当初是想在他的商业区建造一个社区。(如果你对这里的历史感兴趣,你可以去看看老普尔曼游客中心Pullman Visitor Center,在那里你可以了解到很多很多关于这里建筑与历史的文学作品)。普尔曼曾经在1971年是国家历史的地标。当地人和游客可以走在它的街上, 欣赏为了保持它传统的魅力,而翻修了的那些有名的建筑和老式的住宅。

Ravenswood

雷文斯伍德

芝加哥的许多地方都以它的发现者,首先定居者或者为城市发展而捐助了资金的人而命名的。但是这个芝加哥的北部地区有一点点的不一样。你看,一帮地产投资者买下了这块土地然后以他们自己而命名。雷文斯伍德地产公司希望能够吸引芝加哥有钱的大亨来到雷文斯伍德,因为他们想为他们的公司挣钱。公司想尽各种方式来挣钱,包括了买卖出售较大的地块给有钱的地主,或者在该地段添加火车站,引诱那些有钱的家庭搬到这里来。从耕地和森林发展到当代商店和现代化的便利,这块地方(连接着福斯特大道,芝加哥河,克莱克街和蒙特斯大道)发展成为了一个蒸蒸日上的芝加哥社区。

River North

北河

不管你是不是一个艺术爱好者或者购物狂,芝加哥的北河区有着他的特别之处,就在卢普商业区的北部,北部连接着芝加哥大道,东部连接着密歇根大道,西边和南边连接着芝加哥湖。北河有着宾馆饭店,画廊,便利的交通和种类繁多的吃的,商店并且你可以尽情享受芝加哥的文化艺术。箭牌大厦(Wrigley Building),论坛报大楼(Tribune Tower)和前芝加哥太阳时报大厦(Chicago Sun-Times Building)(现在是特朗普国际酒店大厦) 都是这个城市显著的一部分。国务院和休息顿湖的交叉口的“大教堂区”(Cathedral District)有着许多新的住宅摩天大楼,他们包围着圣名天主教大教堂(Catholic Holy Name Cathedral)和天主教圣詹姆斯大教堂(Episcopal St. James Cathedral)。

Roscoe Village

罗斯科乡村(RoscoeVillage)

当德国和瑞典的移民者在19世纪晚期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罗斯科乡村是一个镶嵌在东西边界的两个工业走廊的社区。二战之后,住宅建筑大量的在这里出现,包括了许多两层的。但是经济大萧条又使得发展降到了最低点----萧条期一直持续了近40年。在20世纪80年代罗斯科乡村开始重生了。

Rosehill

玫瑰山(Rosehill)

这块由城市西北部簇拥着的小街区,就在西罗斯杰公园以南(West Rogers Park)。这个地方几乎全是居民区,有着保持者良好的家园和安静的绿树成荫的街道,北园学院(North Park Collage)和东北伊利诺伊大学(North eastern illinois university)近在咫尺,并且有几个大型的城市公园散布在这个地区。最大的是彼得森公园(Peterson Park),坐落在北纬58.01,西经33.12. 而Thorndale就在几个街区之遥。

Sauganash

芝加哥西北部的Sauganash有很丰富的历史文化与土地。Sauganash这个词波塔瓦托米语言中的意思是“英国人”。这个地方以一个波塔瓦托米人和欧洲人的混血的一个领导人,比利.考德威尔而命名,他被称作首席波塔瓦托米美国土著人,并且在1820年定居在芝加哥。今天,它的北部边界是风景如画的布林莫尔乡村俱乐部(Bryn Mawr Country Club),东部为广阔的墓地,拉巴格伍兹保护着南部,森林幽谷保护着东部。Sauganash就是这样一个平静的安详的住宅社区,而且它居然拥有着和芝加哥一样的邮政编码。

Scottsdale

斯科茨代尔(Scottsdale)

斯科茨代尔曾经是阿什本的一部分,叫做克莱克代尔(Clarkdale),它也是镇湖在被并入芝加哥之前的一部分。关于它有很多可以说的。呵呵,是的,有点令人疑惑。但是斯科茨代尔的一段历史让人注意到它是芝加哥的第一个飞机场坐落的地方。阿什本机场是一战的时候在斯科茨代尔机场被用作美陆军信号训练营的时候于1916年建立的。不用多说,该地区湿软的大草地对于降落有着非常多的不安全的因素。所以市政机场(Municipal Airport)(现在被称为中途岛)接管了该区域的领土(包括空中),当时在1927年晚期,它开了还不到10年的时间。

Sheridan Park

谢里登公园(SheridanPark)

七英里,看起来到卢普区就像是漫步,但是红线列车直接从这里运行到市中心。一旦你发现谢里登公园这个充满活力的社区,你就不再会想去市中心来过你的夜生活了。

South Chicago

南芝加哥(South Chicago)

植根于工业与劳动力,南芝加哥没有夜生活或者奢侈消费,但是这里有很多的迎合不同年龄不同兴趣的教育机构。从公共学校到私人学校,父母们有许多为孩子教育的就近的选择。南芝加哥有着各式各样的住宅房地产,范围从单户的独门独院到传统的砖瓦平房。许多住房都提供了私人庭院,天井和车库。一个三居室的单户住宅,住房者要付大概130000美元。但是如果你可以做一些种体力活,你可以很容易的找到100000美元以下的住房。多单元住户房在南芝加哥并不常见,但是同样会有好的两居公寓的选择,它还有着镇公所,价格在100000美元上下。

South Loop

南卢普区(South Loop)

南卢普区是芝加哥发展新住宅的一点点。近年来公寓和阁楼的建设已经像风暴一样席卷了这里大片的空地。结果是,这个蓬勃发展的新的建筑家庭市场吸引了首次购房者和第二期的家庭住宅投资者。

St. Ben’s

圣本(St. Ben’s)

圣本是一块非常小的区域大概只有8个街区那么大,坐落在北中心社区的里面,离卢普去的北边大约5英里。主要是住宅区域,两条主干道,西大街(Western Avenue)和欧文公园路(Irving Park Road)的沿线有着一些零星的商业业务往来。这块区域是由坐落在它中心的圣贝尼迪克(St. Benedicts)教堂而得名的,这个教堂是一个教区,也是一个教会学校。

South Shore

南岸(South Shore)

在芝加哥的南边有最实惠的房子,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南岸就提供了最好的房子。除了那些还有林立的高楼,老式复古的公寓和红砖建筑,南岸社区拥有者芝加哥最安详的休闲景点,以及大量的专门提供这个舒适的景点提供美食的餐厅。

Streeterville

斯特里特维尔(Streeterville)

这个湖岸边上的社区是芝加哥在历史上和现如今发展最快的区域之一,这都要归功于不停地游客的涌入。斯特里特村有商业大楼,住宅楼房和旅游景点,而旅游景点最为领先。

United Center Park

联合中心公园(United CenterPark)

部分规模较大的西城附近,联合中心公园是包围的联合中心体育竞技场(United Center Sport Arena)(芝加哥公牛队的比赛在那里)的一个区域。这个区域住宅地产涵盖了广泛的住宅样式,特别是因为最近的建筑业和经济的繁荣激发了一波新的康斗公寓的发展。低层的住房,两三层步行的楼房和单一小家庭的住房还有小洋房建立起来了联合中心公园的房地产市场。

Uptown

住宅区(Uptown)

起始于19世纪芝加哥富人们的娱乐场所,现在已经是芝加哥最令人向往的娱乐胜地之一。查理·卓别林(Charlie Chaplin),葛洛丽亚·斯旺森(Gloria Swanson),华莱士·比里(Wallace Beery)还有费兰西斯.布什曼(Francis X. Bushman)都曾在阿盖尔(Argyle)大街上走过,当时历史悠久的Essany影城还是作为芝加哥北部区域的一个无声电影房。

West Lakeview

西湖景

湖景区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城市,就在芝加哥的繁华的大都市的北部。但是即使他是直辖市,但是湖景区早就作为芝加哥扩大景观的核心部分。最初在19世纪中叶欧洲的移民到这里,湖景区就变成了一个活跃的,自给自足的的社区,是芝加哥最抢手的居住地址之一。湖景区被分为几个适当的小社区,包括了东湖景区(Lakeview East),莱格里维尔(Wrigleyville)和西湖景区(West Lakeview)

West Loop

西卢普区

芝加哥的西卢普区起源于19世纪的一个仓库。对于今天的居民来说是一个时髦的现代城市,这里有着大量艺术画廊和真正的阁楼空间---那种裸露的砖块,完全的露天式的格局和木头横梁的天花板。离卢普区很近但是却没有被那些高耸的楼房而吞没,西卢普区是一个对于年轻的工作者们和刚起步的家庭的一个很好的中间地带。

West Pullman

西铂尔曼(West Pullman)

起步于当地工厂工人的一个枢纽,现在成为了一个蓬勃发展的芝加哥的南部的区域。西铂尔曼凭借着它面积庞大的公园,儿童游戏场和户外休闲场所,已经成为了一个为家庭定居于发展的田园诗般的地方。

West Rogers Park

西罗斯杰公园(West Rogers Park)

坐落在距离卢普区的10英里的地方,西罗斯杰公园环绕着芝加哥繁华街区周围的安静的地方。这里也是一个非常实惠的地方,但是新增长的人口和日益普及的商店和餐馆很可能会很快的改变一切。

Wicker Park

威客公园

这个名字和编织篮无关,而是来源于一个建立起这里的人,叫做乔尔和查尔斯.威客。1870年,威客兄弟在中心区,就是现在的威客公园买了80亩土地。然后捐赠了四亩来发展公园,(三角形状的威客公园)然后又开始发展剩下的土地。他们的努力换来了中高层次的家庭的相继移民,特别是在芝加哥大火毁了市中心之后,迫使居民们迁往芝加哥中心的外沿。新人口的大量的涌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20世纪80年代的中后期,随着高档化进程的加快。威客公园已经拥有了波西米亚风格的复古的专售店,音响连锁店,银行和音乐会演奏场地。

Wrightwood

怀特伍德(Wrightwood)

和科茨代尔和阿什本一样,怀特伍德曾经是湖镇的一个细分。当湖区在1889年并入芝加哥的时候,人口确实很稀疏而且增长很慢。在世纪之交的时候,这里开始有了从爱尔兰,荷兰,波兰和瑞典的大量的欧州移民。很快,占据着主导地位的爱尔兰社区在圣托马斯莫教区周边的怀特伍德成立了。“汤米莫”当地人称为教堂,开始在怀特伍德成为了爱尔兰天主教的中心。然而这块区域的发展仍然很慢,直到了二战后婴儿潮的出现,使得怀特伍德地区在人口上有了显著的增长。许多非洲裔的美国家庭搬到了这里,建立了一个多元化的社区。而这里一个叫做弗农贾勒特(Vernon Jarrett)的记者在芝加哥太阳时报1988期发表了许多突出各个区域不同的文章的来源。他将这个叫为“种族和谐的模型”。这个主题在十多年之后一直用于纽约时报的案例研究当中,而且直到今天这也是怀特伍德的一个基本特征。

Wrigleyville

莱格里维尔(Wrigleyville)

以芝加哥有名莱格里球场(Wrigley Field)的而命名,这块芝加哥的北侧区域充满着能量与活力。特别是当CUBS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夏天,整条街上都挤满了他们的粉丝,人们都穿着牛仔裤,支持着他们喜欢的球队,来到这里你会觉得自己穿行在一个巨大的集市上!

东西方置业咨询公司是一家只专注于在美国投资置业的咨询公司,我们为在美国置业的亚洲客户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如果您需要了解芝加哥房产,芝加哥房价,在芝加哥租房,在芝加哥买房,芝加哥学区房等相关信息,请与我们联系

媒体采访

Forbes
Bloomber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NBC
iMoney
Shanghai Times
Squarefoot
Shanghai Office
Capital Weekly
The New York Times
TheStreet.com